钢铁行业废钢应用:前景非常好 问题也很多威达WELDOX700高强板-
昌都公司风采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公司风采

昌都钢铁行业废钢应用:前景非常好 问题也很多威达WELDOX700高强板

威达WELDOX700高强板“现在,中国大地上已经有了近100亿吨的钢铁储备,每年有近2亿吨的废钢产生,这两个数字以后将有增无减。所以,对废钢资源的开发和循环利用是需要从长计议的大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在4月26日召开的第十一届中国金属循环应用国际研讨会暨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六届三次会员大会上分析指出。

    会议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和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主办,中国贸促会冶金行业分会承办,来自国家发改委、工信部、钢协等单位的领导,以及钢铁企业、废钢加工企业、废钢加工设备生产企业等单位的代表共400余人参加了会议。

    1月~2月我国废钢比达到18.53%

    “十三五”翻番目标今年末有望提前实现

    刘振江在致辞中指出,经过两年大力度的调整,中国钢铁工业在产能、产业结构、节能环保水平等方面步入了再平衡后的新阶段,正以稳中求进的态势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

    关于中国废钢利用的问题,他指出,自2017年彻底清除“地条钢”以后,废钢从“地条钢”中游离出来,一个流向是出口,另一个流向是进入长流程,曾经一度出现了废钢出口量激增和长流程多“吃”废钢的现象。经过一段时间的再平衡,现在慢慢趋于稳定。但这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即废钢是不可忽视的存在,必须把它利用好。

    据统计,2017年,全国粗钢产量为8.3亿吨,同比增加2336万吨,增幅为2.9%;共消耗废钢铁1.48亿吨,同比增加5781万吨,增幅为64.2%。其中,转炉消耗9672万吨,占总消耗量的65%;电炉消耗5119万吨,占总消耗量的35%。2017年,废钢单耗为178千克/吨,同比增加66千克/吨,增幅为59.4%。其中,转炉废钢单耗为128.2千克/吨,同比提高56.12千克/吨;电炉废钢单耗为660.62千克/吨,同比提高44.12千克/吨。2017年,我国废钢比为17.8%,同比提高6.6个百分点;电炉钢比为9.3%,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

    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制定的《废钢铁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我国废钢比要比“十二五”末翻一番,即达到20%。今年1月~2月份,废钢铁应用比例达到18.53%,同比增加6.5个百分点。“20%的目标到今年末就有望提前实现。”李树斌指出。

    支撑废钢铁应用比例攀升的,是废钢铁资源产生量大幅度增加。根据废钢协会统计,2017年全国废钢铁资源产生总量为2亿吨,同比增加8000万吨,增幅为67%。其中,钢铁企业自产废钢4216万吨,占资源总量的21%;社会采购废钢11030万吨,占资源总量的55%;库存1000万吨,占资源总量的5%;从国外进口232万吨,占资源总量的1%;铸造企业消耗1500多万吨,占资源总量的7.5%。还有2000多万吨的废钢铁资源没有统计在内,占资源总量的10.5%。

    那么,这2000多万吨废钢铁资源哪里去了?业内专家分析有3种情况:一是虽然绝大部分中频炉和“地条钢”被清除了,但在偏远和隐蔽的地区仍有生产的迹象;二是多数被查处的中频炉企业也有电弧炉设备,在中频炉被拆掉后,电弧炉很快投产;三是新上的电弧炉产能已经释放或正在建设中,造成电极价格居高不降,废钢资源比较紧张。

    国际废钢消耗方面,据国际回收局(BIR)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球废钢消费量为6.2亿吨,同比增长10.7%。在2017年世界粗钢产量中,转炉钢产量为12.53亿吨,占总产量的74.8%;电炉钢产量为4.22亿吨,占总产量的25.19%(不包括中国,占总产量42.1%)。2017年,我国电炉钢产量为7449万吨,占我国粗钢总产量的9.3%。

    废钢应用:“前景非常好,问题也很多” 降低铁钢比是必然趋势

    “废钢铁循环应用的前景非常好,但问题也很多,应当加快产业规模化、绿色化、健康化发展。”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高云虎在会上指出。

    刘振江在讲话中指出,中国钢铁工业的工艺流程中,长流程居多,铁钢比高。这不是中国人故意的,而是各种因素决定的。不过,流程再造是中国钢铁工艺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从废钢资源、电力储备到环保节能,降低铁钢比是必然趋势。同时,它又有个遵循规律,从客观条件出发循序渐进的过程,上电炉也不能一哄而起。

    “在这个渐进过程中,必然要经过若干个再平衡。现在长流程'吃’废钢一是受比例限制,'吃’多了容易影响钢材质量;二是受废钢价格的影响,价格太高效益不合算,企业也不会多用。”刘振江进一步指出。

    对于废钢铁回收利用中存在的问题,李树斌将其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是我国废钢铁循环利用率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还比较低。“十二五”期间我国炼钢平均废钢比为11.5%,今年1月~2月份是18.53%。这与“十三五”规划目标还有差距,与国际平均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应引起高度重视。行业专家们分析预测,随着“地条钢”的去除和废钢铁资源量的攀升,“十三五”期间我国废钢铁应用比例的提升空间很大。

    二是目前国家对利用废钢铁炼钢和短流程炼钢的政策措施有待进一步强化。

    三是财税〔2015〕78号文件对废钢铁准入企业即征即退的优惠政策没有完全兑现,实施细则还没有出台。据去年第三季度协会对工信部前5批180家废钢铁加工准入企业进行网上调研的结果显示,只有66家企业享受了退税政策,占准入企业总数的37%。围绕这一问题,几家协会已向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打报告,反映诉求,争取将退税比例由现在30%提高至50%~70%。

    四是部分钢铁企业多用废钢、少用铁矿石的举措还没有真正落地。废钢单耗差距较大,好的钢铁企业废钢比达到20%以上,最高的达到35%;低的只有10%~12%,个别企业甚至低于10%。

    废钢产业前景:“很有价值,充满希望” 要从长计议、从远考虑

    2017年前4个月,废钢市场价格一度下滑,主要原因是打击“地条钢”后,社会资源供大于求;从5月份开始价格一路上扬。重型废钢价格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3月上旬一直在2800元/吨(含税价)左右徘徊,局部地区达到3000元/吨(含税价),创近6年来的历史新高。目前这种价格能维持多久、会不会出现大的波动是业内关心的焦点。废钢协会秘书处多次召开座谈会、进行调研,征求一些业内人士和专家的意见,分析认为,废钢铁市场的价格水平到今年上半年不会出现大的波动,更不会出现2015年断崖式的下滑。

    2018年废钢铁市场价格会呈现出怎样的态势?最近全国钢材市场价格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滑,主要是受美国提出对中国出口商品增加关税、单边搞贸易摩擦的影响。钢材期货、市场价格和股市都出现了很大的波动,钢材价格下降了500元/吨~600元/吨,个别品种价格波动幅度更大,废钢铁的价格同样受到很大冲击。仅以沙钢为例,3月中旬沙钢采购废钢价格由2760元/吨(含税价)降至2280元/吨,降幅达17%。“这种状态,我们要静观其变。”李树斌强调。

    对全年废钢铁市场价格的走势,李树斌认为,废钢价格与钢材价格是联动的,与铁水成本是相关的。只要钢材市场价格坚挺,钢铁企业利润有保障,废钢需求量就不会大量减少,废钢价格也不会大幅走低,但也不会出现大的攀升。重型废钢价格在2500元/吨(含税价)上下浮动是合理的。如果废钢价格过高,与铁水成本差距拉大,钢企必然多用铁矿石少用废钢铁。

    他进一步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全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一带一路”建设拉动作用逐步呈现,宏观经济环境仍将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钢铁产品需求将保持相对稳定。特别是下游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特征非常明显,步伐正进一步加快,对钢铁产品质量性能的要求不断提高,高端需求仍有较好的增长潜力。两年来,我国化解了1.2亿吨的产能,清除了“地条钢”,使市场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钢材表观消费量应有上升空间,所以我们认为今年废钢价格躲过美国单边贸易战后不会出现大起大落,随着钢价提高,废钢市场价格还会有所反弹。另外,国务院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化解钢铁产能3000万吨。以上这些对实现今年钢铁行业的平稳运行仍将发挥积极的作用,如市场需要,钢铁企业的产量应有增长的空间,不会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

    对于废钢铁产业的发展前景,李树斌分析指出,随着钢铁积蓄量的不断增加,“十三五”也是社会废钢铁资源量的重要攀升期,更是提高废钢铁应用比例助力我国钢铁工业绿色发展的关键期。

   “现在,中国大地上已经有了近100亿吨的钢铁储备,每年有近2亿吨的废钢产生,这两个数字以后将有增无减。所以,对废钢资源的开发和循环利用是需要从长计议的大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在4月26日召开的第十一届中国金属循环应用国际研讨会暨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六届三次会员大会上分析指出。

    会议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和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主办,中国贸促会冶金行业分会承办,来自国家发改委、工信部、钢协等单位的领导,以及钢铁企业、废钢加工企业、废钢加工设备生产企业等单位的代表共400余人参加了会议。

    1月~2月我国废钢比达到18.53%

    “十三五”翻番目标今年末有望提前实现

    刘振江在致辞中指出,经过两年大力度的调整,中国钢铁工业在产能、产业结构、节能环保水平等方面步入了再平衡后的新阶段,正以稳中求进的态势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

    关于中国废钢利用的问题,他指出,自2017年彻底清除“地条钢”以后,废钢从“地条钢”中游离出来,一个流向是出口,另一个流向是进入长流程,曾经一度出现了废钢出口量激增和长流程多“吃”废钢的现象。经过一段时间的再平衡,现在慢慢趋于稳定。但这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即废钢是不可忽视的存在,必须把它利用好。

    据统计,2017年,全国粗钢产量为8.3亿吨,同比增加2336万吨,增幅为2.9%;共消耗废钢铁1.48亿吨,同比增加5781万吨,增幅为64.2%。其中,转炉消耗9672万吨,占总消耗量的65%;电炉消耗5119万吨,占总消耗量的35%。2017年,废钢单耗为178千克/吨,同比增加66千克/吨,增幅为59.4%。其中,转炉废钢单耗为128.2千克/吨,同比提高56.12千克/吨;电炉废钢单耗为660.62千克/吨,同比提高44.12千克/吨。2017年,我国废钢比为17.8%,同比提高6.6个百分点;电炉钢比为9.3%,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

    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制定的《废钢铁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我国废钢比要比“十二五”末翻一番,即达到20%。今年1月~2月份,废钢铁应用比例达到18.53%,同比增加6.5个百分点。“20%的目标到今年末就有望提前实现。”李树斌指出。

    支撑废钢铁应用比例攀升的,是废钢铁资源产生量大幅度增加。根据废钢协会统计,2017年全国废钢铁资源产生总量为2亿吨,同比增加8000万吨,增幅为67%。其中,钢铁企业自产废钢4216万吨,占资源总量的21%;社会采购废钢11030万吨,占资源总量的55%;库存1000万吨,占资源总量的5%;从国外进口232万吨,占资源总量的1%;铸造企业消耗1500多万吨,占资源总量的7.5%。还有2000多万吨的废钢铁资源没有统计在内,占资源总量的10.5%。

    那么,这2000多万吨废钢铁资源哪里去了?业内专家分析有3种情况:一是虽然绝大部分中频炉和“地条钢”被清除了,但在偏远和隐蔽的地区仍有生产的迹象;二是多数被查处的中频炉企业也有电弧炉设备,在中频炉被拆掉后,电弧炉很快投产;三是新上的电弧炉产能已经释放或正在建设中,造成电极价格居高不降,废钢资源比较紧张。

    国际废钢消耗方面,据国际回收局(BIR)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球废钢消费量为6.2亿吨,同比增长10.7%。在2017年世界粗钢产量中,转炉钢产量为12.53亿吨,占总产量的74.8%;电炉钢产量为4.22亿吨,占总产量的25.19%(不包括中国,占总产量42.1%)。2017年,我国电炉钢产量为7449万吨,占我国粗钢总产量的9.3%。

    废钢应用:“前景非常好,问题也很多” 降低铁钢比是必然趋势

    “废钢铁循环应用的前景非常好,但问题也很多,应当加快产业规模化、绿色化、健康化发展。”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高云虎在会上指出。

    刘振江在讲话中指出,中国钢铁工业的工艺流程中,长流程居多,铁钢比高。这不是中国人故意的,而是各种因素决定的。不过,流程再造是中国钢铁工艺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从废钢资源、电力储备到环保节能,降低铁钢比是必然趋势。同时,它又有个遵循规律,从客观条件出发循序渐进的过程,上电炉也不能一哄而起。

    “在这个渐进过程中,必然要经过若干个再平衡。现在长流程'吃’废钢一是受比例限制,'吃’多了容易影响钢材质量;二是受废钢价格的影响,价格太高效益不合算,企业也不会多用。”刘振江进一步指出。

    对于废钢铁回收利用中存在的问题,李树斌将其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是我国废钢铁循环利用率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还比较低。“十二五”期间我国炼钢平均废钢比为11.5%,今年1月~2月份是18.53%。这与“十三五”规划目标还有差距,与国际平均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应引起高度重视。行业专家们分析预测,随着“地条钢”的去除和废钢铁资源量的攀升,“十三五”期间我国废钢铁应用比例的提升空间很大。

    二是目前国家对利用废钢铁炼钢和短流程炼钢的政策措施有待进一步强化。

    三是财税〔2015〕78号文件对废钢铁准入企业即征即退的优惠政策没有完全兑现,实施细则还没有出台。据去年第三季度协会对工信部前5批180家废钢铁加工准入企业进行网上调研的结果显示,只有66家企业享受了退税政策,占准入企业总数的37%。围绕这一问题,几家协会已向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打报告,反映诉求,争取将退税比例由现在30%提高至50%~70%。

    四是部分钢铁企业多用废钢、少用铁矿石的举措还没有真正落地。废钢单耗差距较大,好的钢铁企业废钢比达到20%以上,最高的达到35%;低的只有10%~12%,个别企业甚至低于10%。

    废钢产业前景:“很有价值,充满希望” 要从长计议、从远考虑

    2017年前4个月,废钢市场价格一度下滑,主要原因是打击“地条钢”后,社会资源供大于求;从5月份开始价格一路上扬。重型废钢价格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3月上旬一直在2800元/吨(含税价)左右徘徊,局部地区达到3000元/吨(含税价),创近6年来的历史新高。目前这种价格能维持多久、会不会出现大的波动是业内关心的焦点。废钢协会秘书处多次召开座谈会、进行调研,征求一些业内人士和专家的意见,分析认为,废钢铁市场的价格水平到今年上半年不会出现大的波动,更不会出现2015年断崖式的下滑。

    2018年废钢铁市场价格会呈现出怎样的态势?最近全国钢材市场价格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滑,主要是受美国提出对中国出口商品增加关税、单边搞贸易摩擦的影响。钢材期货、市场价格和股市都出现了很大的波动,钢材价格下降了500元/吨~600元/吨,个别品种价格波动幅度更大,废钢铁的价格同样受到很大冲击。仅以沙钢为例,3月中旬沙钢采购废钢价格由2760元/吨(含税价)降至2280元/吨,降幅达17%。“这种状态,我们要静观其变。”李树斌强调。

    对全年废钢铁市场价格的走势,李树斌认为,废钢价格与钢材价格是联动的,与铁水成本是相关的。只要钢材市场价格坚挺,钢铁企业利润有保障,废钢需求量就不会大量减少,废钢价格也不会大幅走低,但也不会出现大的攀升。重型废钢价格在2500元/吨(含税价)上下浮动是合理的。如果废钢价格过高,与铁水成本差距拉大,钢企必然多用铁矿石少用废钢铁。

    他进一步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全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一带一路”建设拉动作用逐步呈现,宏观经济环境仍将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钢铁产品需求将保持相对稳定。特别是下游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特征非常明显,步伐正进一步加快,对钢铁产品质量性能的要求不断提高,高端需求仍有较好的增长潜力。两年来,我国化解了1.2亿吨的产能,清除了“地条钢”,使市场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钢材表观消费量应有上升空间,所以我们认为今年废钢价格躲过美国单边贸易战后不会出现大起大落,随着钢价提高,废钢市场价格还会有所反弹。另外,国务院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化解钢铁产能3000万吨。以上这些对实现今年钢铁行业的平稳运行仍将发挥积极的作用,如市场需要,钢铁企业的产量应有增长的空间,不会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

    对于废钢铁产业的发展前景,李树斌分析指出,随着钢铁积蓄量的不断增加,“十三五”也是社会废钢铁资源量的重要攀升期,更是提高废钢铁应用比例助力我国钢铁工业绿色发展的关键期。

    威达WELDOX700高强板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钢铁企业特别是废钢铁加工企业迎来了自身发展的大好时机。环保法实施和环保督查力度的不断加大、全国各地碳排放交易系统的建立都为废钢铁产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工信部发布的《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废钢铁回收利用量达到1.5亿吨”的目标,到今年末就可以提前实现。它标志着我国钢铁工业大规模应用废钢铁的时代已经到来。

    对于废钢产业的发展,刘振江寄予厚望:“对现在的废钢利用要从长计议,从开发到循环利用都需要长远考虑、认真规划。作为一个产业,从废钢回收开始,到加工、配送、环保处理、质量保证、相关标准和市场监管都要到位,整套体系都要完善。这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很有价值,充满希望。中国钢铁工业需要废钢,希望中国的废钢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钢铁企业特别是废钢铁加工企业迎来了自身发展的大好时机。环保法实施和环保督查力度的不断加大、全国各地碳排放交易系统的建立都为废钢铁产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工信部发布的《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废钢铁回收利用量达到1.5亿吨”的目标,到今年末就可以提前实现。它标志着我国钢铁工业大规模应用废钢铁的时代已经到来。


    对于废钢产业的发展,刘振江寄予厚望:“对现在的废钢利用要从长计议,从开发到循环利用都需要长远考虑、认真规划。作为一个产业,从废钢回收开始,到加工、配送、环保处理、质量保证、相关标准和市场监管都要到位,整套体系都要完善。这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很有价值,充满希望。中国钢铁工业需要废钢,希望中国的废钢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相关产品